占堆:重振宇妥雄風

山东十一选五号码遗漏统计 www.whayj.icu 瀏覽:362發布于:2019-01-24


 
占堆:重振宇妥雄風


 作者:魏敏   出處:中國中醫微信平臺 
 

 


  占堆,男,藏族,1946年5月生,西藏日喀則人(藏醫世家),中共黨員,大專學歷,西藏自治區藏醫院主任醫師,西藏藏醫學院博士生導師,1996年3月~2014年1月任藏醫院院長,現任藏醫院名譽院長。1954年開始跟隨父親、叔叔邊學習基礎課程,邊學習藏醫理論。1958年進入門孜康藏醫藥專業學習,1960年留院從事醫療工作。1983年,被國家民委、勞動人事部、中國科協授予“少數民族地區長期從事科技工作者”榮譽稱號;1985年,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授予“和平解放西藏、建設西藏、鞏固邊防突出貢獻獎”;2010年,被評為首批西藏“名藏醫”。 ?他根據藏醫理論提出“小兒過敏性紫癜”診斷與治療方法,并制成治療該病的首選藏藥。 ?他專注藏醫藥文獻整理、藏藥新藥開發工作,編著《中華本草·藏藥卷》等專著;主持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國家“十五”攻關項目等重大項目。 ?他精于管理,為藏醫院發展四處奔走。繁忙工作之余,參政議政,為藏醫藥發展獻計獻策。 十一月的拉薩,清晨氣溫低至零度。藏醫學鼻祖宇妥·貢布塑像前,幾位藏民手掌合十,虔誠跪拜,哈氣不時從他們的指縫中躥出。 神像后側的西藏自治區藏醫院新院被朝陽照得透亮,一串熟悉的步伐輕快走進門診大樓兒科診室,醫生護士見到他紛紛彎腰示禮,患兒家屬從遠處望見他不覺眼前一亮。扶手、切脈,他對孩子們的句句詢問與叮嚀充滿著溫暖和真情。他,就是國醫大師占堆。 新舊西藏幾十年間,他從小陪同叔父馬背游醫,在家中熟識針撥、尿診術,少年進入門孜康苦學藏醫藥、天文歷算;從藥劑師、外科醫生,到管理者、藏醫藥文化推廣者,他與藏醫藥的情緣一結就是60余年。 行醫治病 兒時不忘卻的一幅畫 1946年,占堆出生在西藏日喀則市拉孜縣的一個藏醫世家,祖父是后藏地區擅用針撥術治療白內障的民間藏醫,父親和叔叔則背上行囊、四處游醫。 那時,占堆最常見的場景是治病救人?!胺路鴰故親蛺斕囊環?。牧民們病情嚴重,就騎著馬帶著行李住到我家里來。父親診病時,我幫著碾藥,用小勺將藥粉磕入四方紙,包好遞給他們??吹膠芏嗨渴韉哪撩裰丶餉?,我感到非常驚奇?!閉級閹?。 牧民以草原為家,在極度匱乏的醫療資源下,藏醫尿診術顯現出更為獨特的魅力。有時牧民患病無法走動,家人便將尿液存入牛角器皿中,用羊皮包裹著,掛在馬背上帶到占堆家里。 只見父親將尿液倒入白瓷碗,用小木棍緩緩地攪動,觀察尿液泡沫大小,顏色、氣味、沉淀物以及漂浮物來診斷疾病。占堆則在一旁做些輔助工作,“那時只能靠感官觀察,了解一些表面,還不能深究尿診的臨床病象?!?寒窗苦讀 與門孜康的別樣情緣 家中11個孩子,作為長子的占堆8歲時跟隨叔父進入山南地區貢嘎縣德欽確國寺,一面跟師學習漢語,一面背誦《四部醫典》,每到夜晚,占堆都會爬到屋頂,捧著書本反反復復地背誦,這樣的日子持續了2年,占堆已經可以熟練背誦《四部醫典》中的三部。 1916年,官辦藏醫藥心算學院——門孜康在拉薩市創辦了,學員大都由政府指派各地寺廟的僧人為主,學習內容除醫學必修外,還包括佛學、語言學等,醫學本科主要學習經典著作《四部醫典》,著重講解人體的臟腑解剖、藏草藥知識。作為舊制度下唯一一所接近現代教學模式的教學機構,門孜康有著嚴格的教學制度。 占堆至今還清楚記得入學考試時的情景。那是1958年的夏天,占堆在叔父帶領下跨進門孜康的門檻,與其他應試者相比,幼時的占堆個子嬌小、身體單薄,但絲毫沒有影響他在門孜康全體師生面前大聲背誦。 《四部醫典》這本藏醫學的主要醫典,對于一個十幾歲的孩子來說,熟讀下來已算是苛刻要求。而11歲的占堆大段大段背得流利,字字如細珠落盤,師生們驚愕地望著他。就這樣,占堆成為西藏民主改革前最后一個入校的學生。 兩種制度的轉變,帶動了教育的變遷。占堆回憶,西藏民主改革之前,進入門孜康很難,學習太苦,戒律殘忍,學生違紀要施以鞭刑。地區解放后,學校的刑具刑罰減少,對違紀的學生采取???,或其他較輕的懲罰措施。學生們除了按時上課外,下午須練書法,特別是晚上7~10點,學生們都集中到過道里,集體背誦《四部醫典》。

圖片6.png

 


  在家中書房溫讀《四部醫典》 忠于臨床 做一名全能創新型醫生 1959年,拉薩藥王山醫學利眾院與“門孜康”合并,成立拉薩市藏醫院,1980年擴建為西藏自治區藏醫院。從此,西藏藏醫藥進入了一個快速發展時期。 1960年,占堆進入藏醫院參加工作,最先分配到藥劑科。1960~1975年期間,占堆相繼在外科、皮膚科、耳鼻喉科工作,對各科室有了深入了解,也同時完成一些綜合性醫療任務。 創新,做一些技術改進對占堆來說并非難事,很多習以為常的醫療器具被他巧妙加工后更加得心應手。 藏醫外科有種傳統治療器械——吸角管,傳統使用是靠醫生拼命吸住軟管一段,再用舌頭堵住吸孔,同時用手術刀在患處劃上十幾下,循環往復不斷吸出病人患處的濃血及雜物等,有時濃血可能被吸到嘴里。占堆反復思索和嘗試,他在吸口處套上一個橡皮管,橡皮管另一端連接一個大號空針管,用針管吸氣后再用止血鉗夾住橡皮管,這一方法既簡便又衛生,而且不用再在病人患處劃口子,并一直沿用到今。 只有不斷開拓創新,才能更好地使傳統藏醫發揚光大。一次,占堆遇到一個2歲的小患者,不慎被開水燙傷,左胳膊全是水泡,傷勢非常嚴重,經過常規藥物治療后非但無效,感染程度反而更加嚴重。此時的占堆按捺住內心的焦急,連夜翻書查閱醫案文獻,選用紫草等藥物加上香油配成外用溶液給小患者擦抹,叮囑家人要暴露手臂不得包扎。48小時后,孩子胳膊疼痛感降低,腫脹部分消退,隨后幾天逐漸痊愈。這一成功病例,標志著藏醫外科在治療燙傷方面取得了新的突破。他把研制的紫草油擦劑推薦給藥劑科老師,紫草油擦劑在臨床中逐漸推廣,治療方法也不斷完善。 占堆善于將民族醫藥與西醫藥結合。他虛心學習先進西方醫學理念,還要從一次偶然的進修學習說起。1965年,占堆被派到自治區人民醫院口腔科進修,當時的他僅會漢語卻不會寫漢字,口腔科的幾位漢族老師就逐字教占堆書寫病例,手把手地教他鉆牙、拔牙、麻醉技術。 一年轉瞬即逝,占堆不僅掌握了口腔科的基本知識和技能,還了解了許多西醫知識,視野更加開闊。一次,急診室接收了一位患者,鼻血不止。五官科醫生用了各種辦法,都無濟于事,患者隨時都有可能因失血過多而產生危險。占堆趕到現場,根據他以前學過的西醫知識,用后鼻孔填充法止住了鼻血,使患者轉危為安。 精于管理 醫院改革大打組合拳 1975年,占堆被分配到拉薩市林周縣工作,擔任縣醫院院長職務。林周縣位于恰拉山北部,是個海拔4200米以上的貧困縣。醫療設施根本無法保障,有時患者需要拍片檢查,占堆就到電影隊借來發電機發電拍X線片;面對危重患者,占堆就親自跟車把患者護送至拉薩。到了夏天,他帶領全院醫生上山采藥,制作藏藥?;棺櫓繳ㄆ誥侔煳饕揭滴衽嘌?。 5年后,回到西藏藏醫院的占堆輾轉幾個科室當科主任,1984年擔任副院長職務,正式開始接觸全院業務管理工作。他與首屆國醫大師強巴赤列配合,一面要完成院內各項事務,一面還積極參與西藏自治區的藏醫藥工作。 1996年,占堆擔任自治區藏醫院院長,他把醫療質量看成是醫院的生命,提出“質量第一、服務第一、患者第一”,建立健全了以院長為主任的醫療質量管理委員會、藥事管理委員會、院內感染管理委員公,嚴格實行醫療質量和醫療安全責任制。 傳統藏醫治療不分科,醫生主要靠觀察判斷病人病情,檢測手段比較單一。在占堆等院領導的推動下,醫院開始加強專科建設,先分內外大科,先后設立了心腦血管、胃腸病、肝病、骨傷專科等;后分病區,引進先進檢測手段和儀器,吸引西醫產科、外科專業人才,使藏醫藥不斷邁向現代化。 藏醫四大治法“食、行、藥、外治”中,外治法尤為見效,而放血療法更是獨特而神奇??墑?,藏醫院起初并沒有醫生會實施這種療法,占堆就到各地尋訪民間藏醫,請他們到醫院做示范,整理挖掘這些瀕臨失傳的絕技。 “如今,我們利用頸部靜脈放血治療哮喘病、食道癌已是拿手絕活,以放血療法著稱的外治科也入選國家級重點專科?!閉級閹?,獨特的藏醫專科診療技術和特效專藥,在部分疑難雜癥的治療方面取得了突破性進展。 藏醫產科業務一直以來開展得并不順利,由于醫生來源有限,院長就帶著婦產科主任到美國新澤西州婦產醫院學習。他們從招賢納士開始,引進婦產設備,壯大科室人員,研制具有藏醫藥特色的專科專用婦科藥品。2001年,醫院與美國猶他州簽署了《西藏農牧區婦幼衛生能力建設項目》科研合作協議,2004年開始組織實施,為西藏地區培養了一批具有臨床研究經驗、熟悉高標準臨床研究方法的婦產科醫護人員。 在西藏,白內障病人最常見。占堆認為,治療白內障傳統的針撥術正被逐漸淘汰,急需引入新技術。1999年,醫院與美國塞瓦基金會簽署了《雙方合作建設眼科項目》合作協議,并于2003年組織實施眼科醫療活動。人工晶體植入、角膜緣干細胞移植術等在國外援助項目支撐下,迅速開展起來。在近20年里,該院眼科中心實施白內障復明手術近14萬例。 1999年以來,占堆一直承擔著西藏藏醫學院碩士研究生導師職責;2005年起,任北京中醫藥大學與西藏藏醫學院聯合培養藏醫專業博士研究生導師,培養了藏醫學院研究生部主任次仁等5名博士、3名碩士研究生,填補了當時西藏沒有藏醫博士的歷史空白。而今,占堆的學生們也已成為醫院和教學部門的學科帶頭人。 過去日門診量為二三十人的門孜康,變為如今輻射西北五省,分設門診部、住院部、藏藥廠、藏醫藥研究院和藏藥材基地等五大區的西藏自治區藏醫院。這些都離不開占堆近30年辦公桌上的日日夜夜,離不開他為藏醫院發展四處奔走,離不開他解放思想,大膽改革,融匯藏醫藥與西醫的舉措。 戰勝過敏性紫癜 立志將藏藥推廣至全世界 幾十年從事藏醫藥臨床治療和研究的占堆,如今即便退休,仍會時常來到醫院兒科科室,給孩子們診病,特別是小兒過敏性紫癜,在治療過程中,占堆首先講究“總治療”,即針對患者飲食、起居方面的要求規范;其次是“具體治療”,主要包括對過敏性紫癜患病部位、發病時間及分類辨證施治。 這些經驗出自占堆的親身經歷,他曾患過敏性紫癜,用過很多中西藥物,反反復復總不見好。于是嘗試在原有藏藥基礎上增配治療關節炎癥、皮膚炎癥的藥物,親身試驗后逐漸痊愈,隨后逐漸形成過敏性紫癜組方藥。 占堆解釋,過敏性紫癜病是藏醫理論中培根木布病中的一種類型。他通過40例臨床研究篩選出療效較好的治療藥物“過敏性紫癜組方藥”,為進一步提高臨床療效積累了經驗。他專門研制的藏藥Ⅰ號、Ⅱ號目前已成為治療該病的首選藥物和專病藥物,也是西藏自治區藏醫院兒科專藥之一。 “藏醫藥是祖國傳統醫藥之瑰寶?!閉級閹?,藏醫藥是藏族人民在長期的社會生活實踐中總結并吸收了中醫和鄰近國家的醫學精華而形成的。多年來,他以藏醫藥文獻整理研究、藏藥新藥開發與疑難病癥的臨床治療研究為主要工作方向,開展了大量的藏醫藥醫療、科研與教學工作。 “藏醫藥如何走向世界?必須走改革之路?!閉級閹?,目前已經記載的傳統藏醫藥方劑有幾萬個,用于臨床的有350多個。用傳統制藥方法制成的制劑大大影響了藏醫藥的推廣應用。因而,藏藥的劑型改革是藏醫藥走向全國、走向世界的關鍵所在。1996年,藏藥廠在保持傳統劑型生產線的同時,新建了一條現代化新劑型藏藥生產線。目前,藏藥廠生產的藏藥品種達350余種,其中然納桑培(七十味珍珠丸)、常覺等七種傳統劑型的名貴藏藥和十味龍膽花顆粒、六味能消膠囊等4種新劑型藏藥,已打入區內外醫藥市場。 占堆先后參與國家級和省級科研課題工作,開展藏醫藥文獻整理研究、藏藥新藥開發研究、疑難病癥的臨床研究、藏醫外治療法繼承與發展研究等。他編著出版的《中華本草·藏藥卷》獲得2004年中華中醫藥學會科技成果(學術著作)二等獎;編著出版《藏醫成方制劑現代研究與臨床應用》,獲2013年西藏自治區科技學術一等獎。同時,還主持開展了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項目“十個?;て分值牧俅睬把芯亢土俅滄柿險懟薄捌呶短紀柚瘟聘斡不俅慚芯俊?,國家“十五”攻關項目“藏皮康新藥開發研究”和自治區級項目“七十味珍珠臨床研究”等重大項目的申報與實施工作。 作為國家級非遺項目“藏藥炮制技藝”傳承人,占堆告訴記者:“現在國家對民族醫藥這么重視,不管用什么方式,我都有責任和義務把藏醫藥傳承下去?!?履行公職 為藏醫藥事業發展鼓與呼 除了堅持臨床,做管理,占堆還擔任了西藏自治區第六、七、八屆人大代表,中國科協七大代表,西藏自治區科協第三、四屆副主席,中國民族醫藥學會副會長,西藏自治區藏醫藥學會會長,西藏藏藥專家委員會專家,西藏非物質文化遺產?;すぷ髁斕夾∽樽椅被嶙業戎?。 繁忙的工作之余,占堆總是充分利用有利時機,為藏醫藥發展獻計獻策。如在西藏自治區六、七、八屆人大會議上兩次提出盡快出臺《西藏自治區發展藏醫條例》的議案,并已列入自治區地方立法規劃;2007年提議了“請求政府投資解決自治區藏醫院改擴建項目經費”,自治區人民政府高度重視,列為西藏自治區重點項目予以支持。同時,他還為出臺《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關于進一步扶持和促進藏醫藥事業發展的意見》做出了積極的努力。 幾十年來,政府加大了藏醫藥科研的投入,先后撥款用于藏醫藥科研基礎建設,并配備了相應的科研專職人才。 占堆說,藏醫藥的道路還很漫長,需要繼續加強科研工作,建立相應的藏醫藥科研機構,加強藏醫藥的基礎理論研究等。希望大家都能不斷推廣宣傳藏醫藥,讓更多人了解、認識和使用藏醫藥。 國醫大師的中醫夢 占堆:讓民族醫藥發揚光大 “重振宇妥雄風,爭創世界一流?!筆俏業淖頤?。希望國家推出更多政策扶持民族醫藥,讓民族醫藥發揚光大。希望西藏自治區藏醫院不斷建設成為一流的知名醫院。我會繼續做導師,愿意帶徒教他們更多運用藏醫藥的本領。